吳先生提供的2份手寫證明,他認為第一份證明泄露其個人信息的嫌疑大
  父親因病去世後,原本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的吳先生一家人又遭遇電信詐騙,被自稱是“國家財政信息中心”的騙子以發放喪葬費為由騙走6.6萬餘元。事發後,吳先生向警方報案。一家人在等待警方破案的同時,也不禁發出疑問——騙子是如何知道自己父親病亡和個人信息的?
  “給大家提個醒,接到發放喪葬補貼的電話千萬別輕信。”昨天,吳先生向本報反映,在其父親過世後,一名自稱是“國家財政信息中心”工作人員的男子以要向其發放8600元喪葬費為由,在對方準確報出吳先生及其父親的各種信息後,吳先生在對方電話遙控下匯出了6.6萬餘元。意識到被騙後,吳先生認為自己的個人信息是在為父親辦理後事的過程中被某些機構或是個人泄露了。然而,辦理後事過程中會涉及到的兩家機構——醫院和殯儀館都對此進行了否認。
  父親去世不久 接到“喪葬費補貼”電話
  6月8日,吳先生年近九旬的父親因癌症在首鋼醫院去世,醫院為去世老人開出了“居民死亡殯葬證”。兩天后,吳先生一家人在八寶山殯儀館將老人的遺體火化。在火化老人遺體之前,吳先生將“居民死亡殯葬證”複印了4份,由自己和姐姐分別保留2份後,將原件交給了八寶山殯儀館,同時領取了火化證明。一天后,他回到首鋼醫院領回了老人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
  6月12日上午10點30分,吳先生接到一個歸屬地為北京移動的手機號碼打來的電話。電話中,一名自稱是“國家財政信息中心”工作人員的男子告訴吳先生,因為其父親去世,有一筆8600元的喪葬費將補貼給吳先生,對方還準確地說出了老人去世的原因和去世前所住的醫院。
  來電者稱可用ATM機領取喪葬費
  “但是,當時他報出我姓名時,說的是關先生,我還糾正他說我姓吳。”吳先生說,該男子在和吳先生核對完個人信息後,留下一個北京的座機號,要求吳先生和對方聯繫領取這筆款項。由於父親剛剛去世,再加上對方除了姓氏報錯之外,其他的信息都和吳先生的個人信息一致,所以吳先生並沒多想,就按照對方提供的座機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後,一名女性接線人員稱吳先生可以直接到銀行ATM機上去辦理業務。“當時我還在嘀咕,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了,都不用去人家單位,直接就可以在銀行收錢。”吳先生說。
  電話遙控騙取6.6萬餘元
  隨後,吳先生和妻子來到了銀行,再次撥打了對方的座機號碼,並按照對方的指示進行操作。
  吳先生回憶稱,當時對方的接線人員讓他把卡放進ATM機中,在完成密碼輸入後,對方要求其按下轉賬按鈕,並輸入了5000、20000等數字,接著又輸入了一串長數字,隨即對方語氣十分急促地要求吳先生連點三次確認鍵。由於被對方急促的語氣催得不知所措,吳先生也沒來得及看清ATM機上顯示的內容,就立即點了三次確認按鈕。
  緊接著,對方又讓吳先生查詢賬戶餘額,可吳先生髮現並沒有一筆8600元的匯款入賬,於是對方稱可能是吳先生的卡不在其服務範圍,讓吳先生再換一張銀行卡操作,吳先生就換了一張銀行卡按照對方指示再次操作。
  就這樣,從6月12日中午11點24分到12點27分,吳先生連續用三張卡按照對方的指示進行了操作。直到對方讓其再次換卡時,吳先生這才起了疑心,打開手機發現綁定的銀行短信陸續發來匯款通知,自己已分7次向對方一個6212開頭的賬戶匯出了6.6萬餘元。
  意識到被騙後,吳先生趕緊報警。
  說法
  喪葬補貼需居民申請
  主動發補貼者不可信
  本報訊(記者李澤偉)2009年,北京市民政局制定《北京市城鄉無喪葬補助居民喪葬補貼辦法》,規定具有北京市戶籍、且未享受北京市其他喪葬補助費待遇的居民,均可據此享受5000元的一次性喪葬補助。居民死亡之後,由經辦人到亡者戶籍所在地街道(鄉鎮)社會保障事務所申請喪葬補貼。
  市民政局殯葬管理處工作人員表示,喪葬補貼有自己的辦理程序,一般是由逝者的家屬拿相關證明材料到相關部門辦理,“需要自己去辦,自己不辦應該沒人來主動讓你辦”。因此,對於有人反映在未提出申請前接到主動要求發放喪葬補貼的電話,該工作人員表示這可能是騙子,“之前我們也有群眾反映類似情況,建議市民別輕信,以免財產受到損失”。
  質疑
  殯儀館及醫院是否泄露個人信息?
  被騙至今,吳先生怎麼也想不明白,父親去世的消息以及自己的個人信息,對方是如何知曉的呢?
  疑問
  “誰泄露了我的個人信息?”
  在仔細梳理了自己被騙之前的經歷後,吳先生覺得,騙子很可能是從某種途徑得到了那張寫著這些信息的“居民死亡殯葬證”。在這張單據上,由於是醫護人員在老人去世後手工填寫的表格,因此在死者姓名和吳先生姓名的兩欄中,“吳”因為字跡潦草,看起來有些像“關”。所以,吳先生懷疑,騙子可能是通過什麼途徑看到了這張單據,才會在打電話時錯把吳先生稱為“關先生”。在這張單據上,除了有吳先生和父親的姓名外,還留有吳先生的家庭住址、聯繫電話、死者身份證號碼、死亡時間、死亡地點和原因等諸多詳細情況。
  北青報記者發現,除了這張“居民死亡殯葬證”外,另外一張“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也是手寫,並且在姓名一欄中的“吳”看起來也有些像“關”。
  相比於“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書”的單據,吳先生一家則更傾向於是送到殯儀館的“居民死亡殯葬證”泄露了自己的個人信息。吳先生認為,“居民死亡殯葬證”在送到殯儀館、火化等過程中是一直在使用的,原件也交給了殯儀館,而死亡證明在開具後一直留存在其手中,該單據上手機號碼也因為字跡潦草不容易辨識。
  回應
  殯儀館及醫院均否認泄露信息
  針對吳先生的疑問,昨日下午,北青報記者致電八寶山殯儀館瞭解情況。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殯儀館不可能將死者家屬的個人信息外泄,“我們這邊的工作流程特別規範,不可能出現泄露信息的事情。”
  另一邊,首鋼醫院腫瘤科的醫護人員也表示,醫院不可能將患者家屬的個人信息透露出去。隨後,北青報記者詢問是否存在泄露患者家屬信息的漏洞時,該名醫護人員則向記者提供了另一個電話號碼,讓記者向對方求證,但記者多次撥打該號碼均無人接聽。
  此外,北青報記者多次撥打當初聯繫吳先生匯款的手機號和座機號均無人接聽。但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其中的座機號碼時,北青報記者發現有網友在今年3月6日的時候,在論壇中發帖稱,有陌生來電致電其本人,稱買車可享受國家環保補貼,也讓他撥打了這個座機號碼。電話那頭的人對車主的身份信息、新車的車牌號都知道。發帖人也在質疑,到底是誰在出賣車主的信息?
  本版文並攝/見習記者池海波(除署名外)  (原標題:父親剛去世 “喪葬費”騙上門)
創作者介紹

防水材料

xq96xqin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