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日晚,有網友發佈照片,指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王小箭在吃飯時“性騷擾”兩名年輕女性。對此,王小箭對南都記者說,這件事是一個“泛師德問題”。因他現在已經退休,不再算老師,只是仍然承擔帶研究生的工作;而這兩個女生雖是四川美院的學生,但不是他的研究生,不算是他的學生,他沒有權力迫使她們做什麼,所以跟師德無關。(10月12日《南方都市報》)
  四川美院證實,照片中的男子是退休的教師王小箭,並證實該退休副教授餐館內強吻2名女學生,稱其敗壞教師聲譽,取消其教學資格並降低待遇。那麼,這件醜事可謂有圖有真相了。然而該退休副教授卻認為這是一個“泛師德問題”。這個有點讓人生疏的論調,能不能洗刷他惹上的一身“騷氣”?
  所謂“泛師德問題”,應該是指有人把師德強加到他這個退休副教授身上。因他現在已經退休,不再算老師,沒有權力迫使學生做什麼,所以跟師德無關。也就是說別人搶占了師德制高點,以至於惟師德是論。假如這位副教授因退休而自甘“叫獸”,人們還對其以師德衡量,確實有點“泛師德”。事實上,在他對此事的相關回應中,也已經更像是“叫獸”了。他稱,他帶學生實踐和交流的風格就是“連說帶哄”,照片就是他“哄”的時候,而照片上的景象卻是活生生的“連說帶拱”。雖然“哄”與“拱”都是用嘴來實現的,但“拱”更符合“叫獸”的特征。
  到了這種地步,如果還以師德論之,就是在用社會形成的師德規範或者對個人人品要求,衡量一個在這種能力範圍之外的人了。因此,退休副教授王小箭認為,對他的指責是一個“泛師德問題”。
  其實,所謂的“泛師德問題”,才是真正的“連說帶哄”。退一步說,即使對一個退休副教授確實不能用師德來要求,但師德只是道德的一個方面而不是全部。即使因為退休而談不上師德,但不等於可以同時忽略道德。在道德中,與師德一樣還有社會公德和私德。作為退休副教授,在公共場合與兩名年輕女性(即使不是他學生)“連說帶哄”,竟成了他帶學生實踐和交流的風格?而這種“連說帶哄”已被證實在餐館內強吻2名女學生。如此“連說帶拱”,這位退休副教授居然“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難道不能以師德來衡量的退休副教授,理應蛻變為連社會公德和私德都喪失殆盡的“叫獸”?
  有道是“人至賤則無敵”。這位退休副教授用“泛師德”來化解輿論質疑看似很“教授”,但這種退而求次的自甘墮落卻更“叫獸”。作為一名曾經的美術學院副教授,竟然把師德當做自己能力範圍之外的事,又不能堅守師德之外的公德和私德,在大庭廣眾之下強吻年輕女性,面對輿論質疑,還有臉把這種起碼的道德譴責稱作“泛師德”。試問,作為一名退休副教授,尚存的道德底線究竟在哪裡?因此,所謂的“泛師德”論,只能讓這位退休副教授的節操碎了一地。
  文/知風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泛師德”論讓副教授節操碎了一地)
創作者介紹

防水材料

xq96xqin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